加入收藏
让我们做的更好!
网站公告:

 

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 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

汇率波动、运费暴增、账户冻结,义乌外贸人如何求变

时间:2020-12-22 17:39 来源:http://www.boosdesigngroup.com 作者: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点击:

疫情对全球各行各业都造成了巨大冲击,“贸易天堂”义乌的外贸人无疑处在风口浪尖。

“一个集装箱柜子的出口货物原本有3万美元的利润,但汇率波动可能损失3000美元,海运成本暴涨又损失一两万美元,一不小心还可能遇到账户被冻结的问题,2020年的确对我们来说挑战很大。”浙江省义乌市赢嘉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文婷对第一财经表示。

第一财经日前赴义乌探访外贸人的现状。由于义乌仍以出口主导,因此在人民币半年内升值近9%的背景下,汇率损失不言而喻;运输成本更因疫情而暴涨,集装箱运价翻三四倍是普遍现象;对外汇合规的忽视,还导致一些义乌外贸商家经常出现银行收账账户遭冻结的情况。

义乌市硕光进出口有限公司负责人周新军对记者称,贸易商也在更积极地探索用人民币结算来规避汇率风险。外贸企业跨境金融服务公司XTransfer创始人兼CEO邓国标则对记者表示,外汇合规是比汇率波动更需要关注的风险,中小企业在资金跨境风控方面的挑战巨大。

汇率蚕食出口利润,探索人民币结算

人民币汇率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大幅升值,美元指数截至12月15日已逼近90.6,较104的年内高点大幅贬值,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位于6.55左右,较年内的低点7.1778升值幅度近9%,创造了罕见的波动率。

对于外贸企业而言,建立中性套保或锁汇意识刻不容缓。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大多数外贸人似乎对“套期保值”这一概念都感到极其陌生。

“出口利润在汇率波动中被蚕食了,比如我们出口产品报价时汇率在6.8~6.9,但外贸周期比较长,从报价到下订单再到收货,最快也要半个月到一个月,最长两到三个月,如果汇率波动特别大,就会导致严重损失。”陈文婷对记者表示。

锁汇当然最为理想,但一方面外贸人还存在普遍的博弈心态,希望等待后续美元再度升值时再结汇;另一方面小型贸易商也很难在银行办理远期结汇、掉期等套期保值业务。“银行一般要求贸易量达到一定规模,通常是100万美元,但三四成义乌企业都达不到。”她称。

“我们并非没想过使用人民币直接结算,但多数义乌公司以出口小商品为主,海外客户更多来自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当地可提供人民币服务的网点并不普遍,所以我们收款仍以美元为主。”陈文婷称。

相比之下,周新军要幸运些,由于其客户更多来自欧洲地区,当地中资行的网点更多,“因此我们和客户以人民币报价为主,今年的汇率波动对我们影响有限。”

“缺箱”严重,运费翻三四倍

除了汇率波动带来损失,在疫情背景下,运输成本也成了困扰外贸人的一个更大的烦恼。

“今年受疫情影响,集装箱出去回不来,加上全球都依赖中国供应链,导致国内‘缺箱’问题严重、运费暴增,翻三四倍的情况很多见。比如,预计一个柜子的货利润可达3万美元,扣除海运成本一两万美元、汇率损失3000美元,可能就剩几千美元了。”陈文婷称。

随着中国外贸出口的逐渐回稳向好,国内出口运力不足的情况已在多地显现。造成多地“一箱难求”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集装箱周转效率降低,并且港口拥堵导致大量船期延误,进一步加剧了集装箱回流不畅。

经过国内造箱企业近几个月的努力,集装箱紧缺的局面目前已有所改善。但是,随着海外进入圣诞季,缺箱的情况难以完全缓解。

除了义乌,在东莞等出口重镇也有此类“缺箱”情况。此前有某家具公司人士表示,集装箱非常紧缺,公司的家具主要出口欧美、中东、澳大利亚等地区,所有线路的柜子都紧缺,需要提前20天预定。例如,以前去英国的一个柜子是2100美元,现在要5000多美元。

账户冻结频发,合规风险引关注

另一个未被重视的问题则是,一些义乌外贸人时常面临收款账户被冻结的问题。

“国外客户汇款时也会用代理账户,但可能有的账户存在问题,例如曾涉及灰色资金(地下钱庄等),就会导致我们的银行卡在国内被冻结,需要我们把所有资料送到冻结账户的司法机关去解释情况,解释清楚后才能解冻账户。这也是义乌外贸人存在的普遍难题。”陈文婷表示。

邓国标对第一财经表示,不少时候是外贸人本身缺乏合规意识,“比如,有位外贸企业老板,驰骋行业多年,却毫无风险防范意识,在明知款项来历不明的情况下,在风控审核过程中拒不配合且捏造贸易单据,多次帮助骗子用自己的银行账户代收款,最终导致被银行关户。

邓国标告诉记者,一些涉及国际欺诈分子打着寻找中国代理的幌子同时允诺丰厚的佣金,专门物色有美元收款账户的外贸企业帮助他们洗钱。“中小企业在外贸订单中占据越来越多的份额,但它们在资金跨境风控方面的挑战巨大。”

他提及,此前就接到过另一位外贸企业老板的举报,称有“骗子”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向他发送一封“询盘”邮件,大意为“疫情之下,伊朗的贸易款项收取不便,希望可以帮忙代收款,愿为此支付5%佣金”。但通常涉及佣金的汇款,皆存在风险,因此风控基础设施、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机制都需要企业投入更大精力。

危中寻机,积极求变

在一系列挑战下,义乌外贸人也在危中寻机,积极求变。

多位当地外贸人对记者提及,会积极探索人民币结算的可能性,而在美元结算时,鉴于人民币汇率处在升值阶段,与海外客户报价时,在协商后可尝试报到6.2~6.3的价格,避免几个月后收款时因汇率波动而导致损失。

同时,他们也开始更多关注锁汇的方式。邓国标还对记者称,“当汇率突然暴涨时,往往此后会部分回落,但若当天外贸人遇到紧急结汇需求,在汇率暴涨时可能会出现较大损失。”

疫情仍在持续,发展线上渠道也是外贸的新方向。周新军表示,从今年开始,公司在阿里巴巴国际站开展饰品方面的销售。“很多国外客户因疫情无法出国,我们的线下业务受到较大影响,但通过网上订单可部分补贴线下订单的缺口。”

此外,义乌还着力推动进口贸易。9月24日,浙江省委、省政府举行中国(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展区域挂牌仪式,义乌作为浙江自贸区重要组成部分,正式跨入“自贸时代”。“四五年前义乌已经在推进口商品馆,但进展较为缓慢,因为义乌80%贸易还是以出口为主。但目前人民币的购买力不断增强,义乌也在扩大进口,利用好自贸区的扶持政策。比如我们在做出口的同时,也会进口韩国等地的当红零食等。”陈文婷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