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让我们做的更好!
网站公告:

 

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 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

日本普通士兵眼中的瓜达尔卡纳尔:鬼怒川丸和失败的补给作战

时间:2020-12-31 15:03 来源:http://www.boosdesigngroup.com 作者:亚洲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网站 点击:
\u003cp>\u003cstrong>战舰比叡的结局\u003c/strong>\u003c/p>\u003cp>日美在陆地和海洋都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为了支援第二师团的总攻击,日本派遣了4艘航母组成的机动部队与美国舰队交战。击沉了航母大黄蜂号并重创另一艘航母,日本方面也有两艘航母大破,这就是“南太平洋海战”。\u003c/p>\u003cp>这是日本舰队取得胜利的最后一场海战。但是军部出于面子问题仍不能放弃瓜达尔卡纳尔。\u003c/p>\u003cp>第17军所拥有的运输船,1942年10月共计27艘16万吨。最初有33艘,但在三个月内失去了6艘4万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的3万官兵,每天最低需要补给220吨。如果是驱逐舰的话,每天需要5艘,这是相当大的分量。\u003c/p>\u003cp>按计算每月需要150艘驱逐舰进行运输,而实际上每天最多有两艘。如果是运输船的话,相当于6艘驱逐舰。不过,麻烦的是卸货工作。\u003c/p>\u003cp>这个岛上不存在港口设施,所以必须在海上用大发艇转运。【大发动机艇,日军广泛使用的大型登陆艇,也用于货物和人员运输】由于只有六艘大发可供转运,这样一来,日本一晚的卸货能力只不过240吨而已。相当于1艘运输船或6艘驱逐舰的载量,而这只是3万名士兵一天的补给。\u003c/p>\u003cp>【老枪注:以上数字我不知道作者的依据和计算方法,按他的算法平均下来是每人每日7.3千克消耗,这个数字应该是轻重武器弹药、油料、背服、食品等所有物资笼统计算平摊的结果。从《瓜岛补给战》的资料看,日军每人每日精米配额是860克,42年10月至43年1月总共需要精米2031吨,实际上岛750吨,但未统计上岛粮食被击毁和遗弃的数量,另外物资最终登陆数量为计划量的12%。】\u003c/p>\u003cp>第二师团总攻击失败之后,11月10日第38师团司令部和步兵第288联队登陆。为了掩护此次行动,海军也出动了。\u003c/p>\u003cp>河内胜治就在当时沉没的战舰比叡号上。为了让手头的运输船全部能在瓜达尔卡纳尔靠岸,11月12日夜里战舰比叡和雾岛带领14艘舰艇再次接近岛屿准备炮击。10月时战舰金刚和榛名的炮击成功了,因此考虑实施同样的作战,不过美军并不愚蠢,也不会重复相同的错误。\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DCC7AA25C5165BB29DC684BDB3769CF65BC96838_w522_h433.jpg" />\u003c/p>\u003cp>当时的河内胜治\u003c/p>\u003cp>这次由于美军的埋伏,各舰步伐大乱。这是“第三次所罗门海战”的前半部分,美国巡洋舰已预先设伏,13日凌晨1时在黑暗中壮烈的海战开始了。美军用侦察和雷达,正确捕捉了日本舰队的位置。\u003c/p>\u003cp>比叡发现美国舰队时,双方距离已接近到8千米。比叡装载了炮击飞机场用的燃烧弹,在发现美舰时就开始炮击。第一弹就直接命中轻巡亚特兰大号的舰桥,之后变成了难分敌我的大乱战。打开探照灯照射的比叡和重巡旧金山号双双大破,比叡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战果,但被猛烈的炮火覆盖,中弹80多发。由于距离太近,美军的炮弹都是水平飞来的。\u003c/p>\u003cp>“虽然在机关室,但是能感觉到舰艇持续剧烈摇晃。不久舰桥的命令中断了,显然舰桥被击中了。因为操舵室破裂浸水,所以关闭了上面的舱口,里面的乘员就这样死了。当然,舵也就没法用了。”\u003c/p>\u003cp>战舰比叡因为开着探照灯,受到美军集中炮击。而且由于距离太近,主炮和鱼雷都无法发挥作用。比叡的舵被首先击毁,甲板以上部分被打得如同蜂巢一般。\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369F302B8E554DDC4378ECC2EB663F5261C52C07_w640_h276.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43.125%;" />\u003c/p>\u003cp>比叡号战列舰\u003c/p>\u003cp>“灯光灭了,舰内一片漆黑。手脚并用摸索着爬上甲板,途中满满的都是尸体。甲板上的情况也很糟糕,血的味道很浓,一眼就知道输了。”\u003c/p>\u003cp>美军的亚历山大号、朱诺号轻巡和4艘驱逐舰沉没。比叡在4艘驱逐舰保护下,全力进行船舵修理,但次日清晨遭到来自亨德森机场的70架次航空攻击而失去了行动能力。\u003c/p>\u003cp>“天亮以后,听到敌机来袭的声音再次返回舰内。之后驱逐舰来到,从绳梯上转移了。萨沃岛就在旁边,相距500米左右,能看到岛上活动的人的身影。”\u003c/p>\u003cp>全员退舰之后,比叡在萨沃岛海域被驱逐舰用两条鱼雷处分了。比叡成为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最早沉没的战舰。第二天,战舰雾岛号也在几千米外的地方和比叡遭遇相同的命运。\u003c/p>\u003cp>“船里还有很多活着的士兵,好几百人被遗弃了,一起沉入海里。战争真是太残酷了,大约有600多人,就这样留在了船上。”\u003c/p>\u003cp>\u003cstrong>鬼怒川丸\u003c/strong>\u003c/p>\u003cp>11月14日,日本派遣了11艘运输船组成的船团。这是第17军全力以赴的大规模运输行动,手头的11艘优秀运输船全部投入作战。\u003c/p>\u003cp>这些船全部都是5千吨到9千吨的大型船,装载了3万士兵20日份的食物,这是瓜达尔卡纳尔攻防战开始以来的最大规模运输船队。为了能够自力卸载,装载了76艘大发艇。\u003c/p>\u003cp>然而14日当天船团就遭遇了4次空袭,造成6艘沉没,1艘大破后返航的重大损失。美军已事先探测到这次作战,只对运输船进行集中攻击。5千名士兵落入大海,被护航的驱逐舰捞起。\u003c/p>\u003cp>无伤的4艘运输船鬼怒川丸、宏川丸、山浦丸和山月丸,无论如何都想要到达。它们在15日黎明前到达了登陆地点的塔萨法隆加海面。已经没有卸载转运的时间了,所有的运输船都在凌晨2点40分,在轰鸣的巨响中冲上了海岸。光是想想这个景象就令人毛骨悚然。\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89A26AC4F3298360F55EEDE23DD33034905145FB_w640_h462.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2.1875%;" />\u003c/p>\u003cp>鬼怒川丸几乎成为了日军瓜岛补给失败的标志\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34137CE468E86FC7983B7C6D7E25052493496A90_w640_h467.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2.96875%;" />\u003c/p>\u003cp>同期抢滩搁浅的山月丸\u003c/p>\u003cp>呆在塔萨法隆加的方川新一亲眼目击了这一切。\u003c/p>\u003cp>“有一天突然有船来了,因为每天都有炮击声,所以没特别在意,但是突然听到了船底擦挂的尖锐声音。虽然当时是夜间,但美军飞机也飞来空袭。4艘船彼此间隔开一定距离,关上航行灯突然冲上岸搁浅。接着美军鱼雷艇也发起了攻击。”\u003c/p>\u003cp>黎明到来后,美军出动了巡洋舰,4艘舰艇在空中和海面的猛烈攻击下烧毁了。大多数人员能够上岸,但是海面浮尸甚多,而成功卸下来的弹药和食物却很少。\u003c/p>\u003cp>这个有名的鬼怒川丸,现在还残留在海边。战后有中国实业家打算拆卸船体的钢板赚一笔钱,据说此人后来死于交通事故,岛民们则纷传是“日军作祟”而颇为恐惧。\u003c/p>\u003cp>为了掩护这4艘运输船,战舰雾岛、重巡爱宕、高雄等再次前往炮击机场,结果遭遇了美国舰队的埋伏。战舰雾岛沉没,炮击行动中止,这是第三次所罗门海战的后半段。\u003c/p>\u003cp>在第三次所罗门海战中,美国舰队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是守住了亨德森机场,就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日军失去了两艘战舰,船队运输也失败了,不仅没能夺回瓜达尔卡纳尔,还使这个岛由瓜岛变成了“饿岛”。\u003c/p>\u003cp>【作者和向导一起到达了鬼怒川丸所在地,在水面以上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了。由于1952年曾有大海啸席卷当地,海岸上的遗迹消失一空,除了几个青蛙其他啥都没找到。】\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276F59E5F7DE1A550BB1760FC45520F1AE5439C9_w448_h311.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9.41964285714286%;" />\u003c/p>\u003cp>如今鬼怒川丸只有一些铁板露出水面\u003c/p>\u003cp>就这样日本的运输大作战以失败告终,从11月30日开始切换到绝望的铁桶运输。就是把粮食等补给品装入铁桶,投放到海岸附近。\u003c/p>\u003cp>加藤义政是从事“东京特快/老鼠运输”的驱逐舰乘员,他于大正8年出生于北海道幕别町,在新锐驱逐舰大潮上服役。\u003c/p>\u003cp>他参加了昭和18年1月10日的“老鼠运输”。当天参战舰艇是驱逐舰江风、黑潮、初风、时津风、岚、卷波、大潮和荒潮。“在拉包尔装了一百个运送食品的铁桶,这些桶是日本本土送过来的,用绳子连接在一起以便向岛上运输。”\u003c/p>\u003cp>12月3日的第二次铁桶运输向塔萨法隆加运送了1500个,不过只被回收了210个。12月7日的第3次铁通运输失败。12月11日的第4次运输运送了1200个,不过也只回收了220个。\u003c/p>\u003cp>1月3日运送了540个,1月14日最后向埃斯佩兰斯运送了150个,至此铁桶运输结束。\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A5B577B902584645BA40B1FB78A8AF48CE904EDC_w640_h708.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10.625%;" />\u003c/p>\u003cp>美机拍摄的以35节狂奔的东京特快\u003c/p>\u003cp>方川新一也曾参与过一次铁桶回收工作。\u003c/p>\u003cp>“我们去拿粮草,用带引擎的小发【小发动机艇】靠近驱逐舰,油桶15个一组连接在一起,用手拉绳子拖回来。”\u003c/p>\u003cp>此后日军已无力再向美军发动攻势。第38师团的5千人已经登陆,但装备和弹药几乎无法上岸,这样夺回机场的作战目标也就变得不可能了。\u003c/p>\u003cp>美军绝对不会进行无理性的攻击。但只要日本军队来袭,哪怕只开了一枪,美军在回以数百倍的弹药后,也会发动进攻。\u003c/p>\u003cp>除了第38师团以外的官兵,由于疾病和营养失调战力已下降到5%左右。瓜达尔卡纳尔无法进行补给,向着真正的饥饿之岛转化,不知不觉间,瓜岛的称呼变成了饿岛。\u003c/p>\u003cp>\u003cstrong>塔萨法隆加\u003c/strong>\u003c/p>\u003cp>昭和17年12月后,美军的反击变得活跃起来,方川新一一直逗留于此。\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59CA459446F60D491E5C1E11FFE398C260587AF9_w350_h505.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44.28571428571428%;" />\u003c/p>\u003cp>养病时拍摄的方川新一\u003c/p>\u003cp>“有一天美军从海上逆登陆了,大概有100名左右。夜间有5、6名袭击了我们,虽然相互开枪射击,但珍惜生命的美军迅速撤退了,我们因此得到了美国士兵留下的食物。什么都是罐头,连面包都是罐头装的,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吃到咸牛肉呢。”\u003c/p>\u003cp>方川新一屡次经历与美军士兵的这种战斗。\u003c/p>\u003cp>“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夜间8名美军发动袭击,结果有美军少年兵被留下了。”\u003c/p>\u003cp>“我们腰都是软的,动都动不了。因为没有食物,所以不能留俘虏,只能放任不理了。”年老后的方川新一仍无法忘记那个少年士兵天真无邪的表情。【老枪注:大家应该能看懂他们干了啥吧。】\u003c/p>\u003cp>粮食不足日趋恶化。\u003c/p>\u003cp>“椰子、香蕉、木瓜之类的很快就吃光了,然后就吃红色野牛、鳄鱼、蛇、蜥蜴、寄居蟹、椰子蟹、直到老鼠,河里的鱼一抓到就直接吃了。蜥蜴有狗那么大,跑得飞快。蛇骨头很多,很难吃,但也切成筒状烤着吃了。火是用双目望远镜的镜头生起来的,如果冒烟就会被攻击,所以用火后在进食前要变换位置。往河里扔手榴弹的话,鱼是可以随便抓捕的。野生的牛很珍贵,一次吃不完,要小心地埋在地里保存起来。”【老枪注:原文为“赤い野牛”,不过所罗门群岛会有野牛吗?是岛民饲养的动物还是别的什么呢?我怀疑方川新一的陈述里可能用了隐语。】\u003c/p>\u003cp>结果显示,在瓜达尔卡纳尔登陆的31400名日军中,有21000人战死或战病死。除了战斗中死亡的五六千人,大半都是病死和饿死的。\u003c/p>\u003cp>“苍蝇很大,聚集在一起漆黑一片,但是衰弱的士兵们却无力赶走它们。活着的时候蛆就拱开皮肤涌出来。军医说这些蛆会帮我们吸脓,不要去捉。濒死的士兵,还活着的时候就发出肉腐烂那种尸臭味。死后身体变得浮肿像是橡胶做成的一样,从腹部开始腐败,在每天暴雨冲刷下,马上白骨化了。”\u003c/p>\u003cp>“同伴死后,把手指切下来烧掉,烧剩的骨头包在树叶里,准备带回日本去。但是几天后就因为数目太多,分不清到底是谁的了。然后,自己也到了拼命活下去的地步了。”\u003c/p>\u003cp>卫生兵金谷新三郎由于有食物遭到了其他日本兵的袭击。\u003c/p>\u003cp>“我在川口支队的野战医院工作,所谓医院只是徒有其名,铺上草而已,死人不断抬出来。其他部队也因为物资不足而苦恼,所以没有东西给你,总之就是没有食物。因为在眼前被美军飞机袭击,铁桶都沉没了,所以铁桶作战被取消了。明明就在眼前,却因为空袭很激烈,不能去拿。也曾发生过士兵为了食物袭击的事情,所以我尽量避免一个人呆着。”\u003c/p>\u003cp>【作者从鬼怒川丸残骸继续向西,就是塔萨法隆加的平原,但现在那里已没有什么遗迹了。向导开车把他带到了维鲁村的私立战争博物馆, P-38战斗机、美军舰载攻击机和日本水上战斗机残骸引起了作者的兴趣。但他最怕的还是野猫式战斗机,看到野猫式的枪口时作者想到那里倾泻出的弹雨吞噬了无数日本士兵,不由得坐立难安——六十年后野猫仍能震慑日本人。】\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8B934169B33239329024B68C4AEA945290163001_w500_h259.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1.800000000000004%;" />\u003c/p>\u003cp>维鲁村展示的P-38残骸\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2/A12FCC0787208C0E8D39530816CBE91152B479D4_w500_h248.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49.6%;" />\u003c/p>\u003cp>使作者感到恐惧的野猫战斗机残骸\u003c/p>